心理咨询中心 | 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ygxy.bistu.edu.cn/

首页 > 心灵学堂

你会和自己交谈吗?

已浏览29次2016-11-08

  研究人员称,大声与自己交谈的情况比我们大多数人认为的更为普遍。心理学家将它称为“自我对话”,并称我们如何进行自我对话将使我们的情绪与行为产生很大的不同。专家称,跟你自己交谈的这种行为完全没有问题,要给予自己坦诚的回馈和鼓励。大多数人都会进行自我对话,只是有些人比另一些人的声音更大、频率更高。我听到有人说,他们会在地下室、工作小隔间及男厕所的小便池旁跟自己交谈,有一位女性将车内广播声音调低以便能更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当你把自己当成你评价、建议或提醒的目标对象时,自我对话就产生了。专家们将其视为思考的子集。你现在就是正在跟自己交谈。

  有时候,自我对话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其他一些时候,我们则是有意为之,以此影响我们自身的行为。希腊特里卡拉(Trikala)色萨利大学(University of Thessaly)副教授、研究自我对话和运动表现心理学的安东尼斯·哈兹格鲁吉亚迪斯(Antonis Hatzigeorgiadis)说:“与自我对话相伴发生的是你在刺激、引导及评估自己的行为。”激励型的自我对话包括我们说的那些用来振奋自己的话:“快点儿!”“我们开始吧!”“你能做到的!”指导型的自我对话则会引领我们完成一项特定的任务。如果你正在开车,你可能会告诉自己下一个红绿灯要右转,然后你就这么做了。哈兹格鲁吉亚迪斯说:“这听起来简单,但你得到了正确的反应。”他说,当学习或练习一项新的体育项目或任务时,指导型的自我对话是有帮助的。举个例子,一名游泳运动员会提醒自己在自由泳过程中要保持高肘姿态。而在发表演讲之前,某人可能会告诉自己说,“慢点儿讲”以及“要有眼神接触”。简短、精准——并且始终如一,这些都很重要。哈兹格鲁吉亚迪斯说:“你得坚持下来。你要引导自己,直到它变成自然而然的事。”于2月份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的一项研究发现,跟那些  使用“我”这个字眼的人相比,那些使用自己名字或人称代词“你”、以他人的身份口吻跟自己对话的人在压力之下表现更佳。

  在一项研究中,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研究人员向参与者施压,告诉这些人说,他们得准备一次演讲来向一组评审团表明自己的资质适合他们理想中的工作。他们还被告知,只有五分钟时间进行准备,而且不能使用笔记。有一半的参与者被引导着用第一人称(“我为什么要紧张啊?”)来舒缓焦虑。另一半人则被告知用名字或人称代词“你”(“你为什么要紧张呢?”)来与自己交谈。之后,每位参与者都被要求估计以下两个问题:一是演讲刚结束时,他或她感到有多少羞愧遗憾;二是事后他们做了多少反思。结果非常一致:与那些使用了“我”这个字眼的人相比,那些在自我对话中使用自己名字或人称代词“你”的人据报称遗憾更少、反思也更少。评委们发现,那些在自我对话中用了“你”的人,他们的表现更自信、更有说服力,也更不会紧张。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自我控制与情绪实验室(Self-Control and Emotion Laboratory)主任伊桑·克罗斯(Ethan Kross)说,当人们将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来看待时,“那会让他们给自己一些客观、有用的反馈。”

  现年77岁的唐·英格拉哈姆(Don Ingraham)是一家化学制品分销公司的退休主管,70多年来,他一直都跟自己交谈。他曾是一个孤单的小孩——他的兄长们比他年长许多——因而他还创造了三位想象中的朋友,鲍比·帕尔默(Bobby Palmer)、鲍比·安贞(Bobby Engine)和安斯利·奥兹(Ainsley Oates),英格拉哈姆会和他们进行日常对话。作为一名成年人,英格拉哈姆会在自己出色地完成了某件事时进行自我表扬,比如当他在德州(Texas)奥斯汀县(Austin County)牧场石板露台上为一个室外水池建成基准面时,他会对自己说:“活儿干得真棒!你花了这些时间把事儿都办好了。”有时,他也会责备自己。英格拉哈姆说那是他的意识在讲话。在去年冬天的一场冰暴过后,当他在清理树枝时,却不小心将一根尖棍儿戳进了自己的胳膊,他说:“在我脱口而出‘蠢蛋’这个词后又蹦出了一些粗俗的字眼。”

  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的词语,它们都会以积极和消极的两种方式影响着我们。如果你对自己说:“这次工作面试将会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儿”,那你可能就不会卯足了劲儿将其真正做好。相反地,告诉你自己说:“你刚输了那场比赛,你得更努力地集中精神。”那它可能会鞭策你在未来做得更好。对于批评性的自我对话,要确认为什么你会如此消极,并得集中精力将事情做得更好。不要说:“我彻底搞砸了那次演讲。”而要说:“那次你并未全力以赴。现在你得倾尽全力、再接再厉。”

  现年44岁、在加州·芭芭拉(Santa Barbara, Calif.)工作的替代医学疗法从业者凯西·格鲁弗(Kathy Gruver)曾在进行自我对话时把自己弄哭了。那次交谈是关于该对她那时的男朋友说些什么,对方说他会打电话给凯西,但实际上却并没有。自那以后,凯西就开始学会跟自己展开积极的对话。她重复念叨着“每日金句”,训练自己接待处理难对付的客户并逐步展开空中飞人运动的锻炼。她说:“我觉得跟你自己谈一谈很健康。连接上你的蓝牙,这样别人就会以为你在接电话了,然后你就敞开说吧。”

  Elizabeth Bernstein/华尔街日报